书海阁

繁体版 简体版
书海阁 > [高干]掰弯这个兵 > 24多事的中秋夜(二)

24多事的中秋夜(二)

知道中秋节谭天阳不会回家,席昭然在下班时就没有去等他。

他心里自然是十分不想谭天阳去别人家过中秋的,可是现在他还没有理由把人留下,而且他也不想让谭天阳觉得自己无理取闹。

席昭然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边,望着窗户外的高楼大厦叹息了一声,他觉得自己变得有点奇怪,以他以前的个性,只要是让自己觉得无法接受的,他是不会勉强自己妥协的,所以妥协的就只能是对方。

他右手的伤在前几天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石膏板也被取了下来,只要再好好养养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,所以他更没有理由多管谭天阳中秋要跟谁过了。

不过,席昭然眯了眯眼,那个宋家的女人,有必要好好去查查了。

阿义在下班时间到了的时候进来打了个招呼就走了,席昭然看着楼下的马路上行色匆匆的人,有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,谭天阳没在家,他不想回去,母亲也打过电话让他回家,不过被他拒绝了,他们家没有中秋这种节日,除非有人办宴会。

坐回椅子上看着落地窗外发了半天呆,直到天色渐渐转暗,他才站起身往外走。

下楼坐上出租车,让司机随便给他找了个酒吧停下,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过来了,因为上次谭天阳说“别在喝酒了”,所以每当他觉得心情阴郁的时候,都下意识地不外出去找酒喝,而是早一点回家和谭天阳呆在家里看电视,也不用多找话题,只是觉得两个人待在一起就很好了。

不过今天应该没关系吧,等会儿喝多了只要不回家就好,去办公室睡一晚,谭天阳会以为自己回家过中秋睡在家里了,应该不会多怀疑的。

中秋夜一个人坐在酒吧里一瓶一瓶地灌酒看上去的确是有点凄凉,只可惜现在他没办法叫谭天阳来心疼自己了,因为他有点怕他发脾气。

谭天阳这个人虽然平时看着总是不太说话也从没对他发过脾气,可说实话他其实是个很让人害怕的人,那种不怒自威的气质,让人不敢随便违逆他的意思。

酒喝到一半的时候,傅哥手下的一个小弟来陪他喝了一会儿,后来有事也走了,只剩下他一个人喝到了十点多,感觉自己再不走就走不动了,他才付了账坐车去了公司。

谭天阳拿着钥匙和门卡一路直接进了席昭然的办公室,这些东西都是在他签了保镖合同时,阿义给他的,说是为了让他的工作更方便。当然席昭然的真正意思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
进了席昭然的办公室,他推开办公室里的小休息室的门,刚进去就看到床边开着一盏小灯,席昭然整个人卷成一团裹在被子里,只露出半个脑袋在被子外面,看上去有点可怜。

可惜谭天阳现在心里只有怒气,见到人后心里的怒气不减反增,他“啪”地一声打开大灯,大步走过去连人带被子地将人提了起来。

“席昭然!”谭天阳提着被子摇晃了两下,努力控制着不出手将人打一顿的冲动。

这是他第一次当面叫他的名字,只不过不是平静淡漠地,而是冷着声音咬牙切齿。

他现在很生气,而且还不止是生气那么简单,失望、担心、还有一点点心疼,各种乱七八糟的情绪混成一团,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也会升起这么激动而复杂的情绪,他一直是保持着冷静的,就算是面临再危险的任务再严酷的生存环境,他都能随时保持着冷静的头脑。

但是此刻他无法再让自己保持冷静,有些东西他无法再完全掌控,有些东西也跟着改变了。

“唔……”席昭然从被子里把脑袋抬了起来,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。

“醒醒!”谭天阳又用力摇晃了两下。

“啊……”席昭然眨了眨眼,神智终于清醒了些,勉强将视线聚焦到谭天阳身上,看了一会儿,笑呵呵地道,“是天阳啊,你怎么来了?”他迷迷糊糊地没有发现谭天阳的怒气,对他露出一个迷糊的笑容。

“别笑了!”谭天阳将人提到自己跟前,“我不是让你别再去喝酒了吗?!”

“哦,就喝了一点点。”席昭然笑嘻嘻地道。

“一点点?!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”谭天阳一把将人推回床上,沉着的脸如同刺骨的寒冰,“连坐都坐不稳了,也叫一点点吗?!”

席昭然被他摔得有点懵,他眨了眨眼看着谭天阳,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他似乎是生气了,于是他有点疑惑地问道:“天阳,你怎么生气了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